凤来时

凤来时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7:55:50

最新章节: 《大唐弃妇》最新章节...在此之前,苏云从未曾想过改变历史,她只是个小小的穿越者,占用了一个原本该委屈自尽的弃妇的身体,可是她的存在就是改变历史,她改变了苏云娘原本悲惨的命运,改变了李倓的命运,她相信在原本的历史上,建宁王李倓绝不可能娶了个弃妇,否则历史上会大书特书,夸张地表现出来,说这就是李唐王朝

第十四章 再不和离就告你

“娘子,如今可怎么好?”小巧眼泪汪汪看着苏云,自打那个老郎中说苏云有了身子,她就坐立不安,连动都不敢让苏云动弹,只怕会有什么不好。

苏云见她小脸绷得紧紧地,不禁失笑,向她道:“你就放心吧,连郎中都说了我脉象不错,不会有什么事的。只是我有身子这事你可不能告诉别人,谁都不能说,只能你我二人知道,可听明白了?”

小巧迟疑地点点头,低声道:“可若是告诉郎君,他一准会接了娘子回府去,便是老夫人也不会再刁难了。”

苏云长长吐出一口气:“我就是不想再回邹家,邹大郎是个薄情的,老夫人也不好伺候,还有个柳玉……无论如何也不要回去。”

小巧似懂非懂,却是道:“娘子放心,婢子必然不会说漏嘴的。”

打那一日去过邹府后,好几日都没有动静,苏云倒也不着急,想那邹霖就算是为了自己日后的前途也会答应了的。

谁料过了两日,邹家来的人不是送放妻书和陪嫁,却是有话与苏云说。苏老夫人与王氏几个原本欢天喜地以为邹家来人是要接了苏云回去,不曾想是这么回事,顿时丧了气。

来的是个婆子,小巧却是认出来了,是邹府里的管事婆子何妈妈,也是当初邹老夫人的陪房,在邹府里很是得脸。

苏云让了她进房坐下,不卑不亢地道:“听小巧说,何妈妈今日来是有话要说与我知晓。”

何妈妈板着脸,眉头低垂坐下了,口中道:“谢过三娘子。”连大奶奶都不肯叫,看来来意不善。

她不等苏云再开口,已经径直道明了来意:“老夫人听闻三娘子前几日去见过大郎,特意让老身过来问一问三娘子,娘子可是还想着要回邹家?还是不肯死心,想求大郎留了娘子在府里?”看来邹大郎不曾把她说了要和离的事告诉邹老夫人。

“老夫人让老身转告娘子,泼出去的水哪还有再收回去的道理,娘子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出来的,都已经被送了回来,怎么还能自己再回去纠缠不休,叫人瞧了笑话去。”何妈妈压根没有给苏云开口的机会,一气说了下来。

苏云原本还想分辨几句,听她这么说,一肚子怒气,索性不说了,冷冷望着她道:“老夫人的意思如何?”

何妈妈眉眼不动,吐出句话来:“老夫人说府里与苏家也是故交了,若娘子若是死活要求着回府,也不是不可,只是要承认德行有亏,自请做妾才可以。”她看了看苏云冷笑一下:“要么就安分等着放妻书。”

苏云看着何妈妈,她说自请做妾时话里话外都满是自得,仿佛给了苏云多大的恩典,才肯应承这个,就等着苏云答应了。

苏云已经是恨不能赶了她出去,只是想着之后还要等着邹大郎送放妻书回来,不能这样就闹翻了,只得强压着心头火,与何妈妈说:“有劳妈妈走这一遭,待我思量妥当自会与大郎说。”

何妈妈看着跟前的苏云,暗暗冷笑,先前听玉娘说,这苏云娘已是换了个性子,不那么好欺负了,自己还以为是个什么厉害的模样了,今儿来一瞧,分明还是那软弱的模样,看情形,还是一门心思想回邹家,哪怕是做妾都情愿。只可惜老夫人的打算是,等苏云娘甘愿做妾,便把她送到洛水的庄子上去,再也不要想有回府的一日,如此也能不得罪邹家,还能落个好名声。

她轻蔑地瞧了一眼苏云,起身道:“话已经带到了,老身这就告辞了。”也不等苏云的回话,自顾自转身走了。

苏云气了个愣怔,这邹家人也太过欺负人了,竟然登门叫自己自请做妾,还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,竟然这般小看人!

“小巧,”苏云咬牙道,“想法子给邹大郎传个消息,就说若是不早日送了放妻书和陪嫁回来,就与他去官府见。”小巧战战兢兢应下。

何妈妈才走,王氏就急匆匆地进来,却是连招呼也不打,径直进了房来:“云娘,邹家来人说什么?可是说了何时来接你?”

苏云慢条斯理地向王氏笑着说道:“大嫂这般着急,何妈妈不过是来瞧瞧我,问一问是不是愿意回府去,只是要自请做妾。”

王氏听到这里,脸色一松,连声道:“你可是应了她了?”

苏云一笑:“大嫂放心,过几日就会有消息。”

邹府。邹霖听了贴身仆从递进来的消息,脸色发青:“她居然敢说不把放妻书和陪嫁送过去,就要告到官府去?!”

那名仆从不曾见过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大郎这般气恼的模样,吓得缩了缩脖子,低声应着:“大奶奶身边伺候的小巧是这么跟小的说的,说是务必要说与郎君知道。”

邹霖气的狠狠一拍桌案,桌案上的书卷和砚台纸笔都被震地散开来:“苏云娘,好个苏云娘,我料不到她竟然变得如此胆大,几次三番要挟我,就是为了要跟我和离。”其实他不知道,苏云更想要的是陪嫁的钱财,对于是休弃还是和离倒是不怎么在意。

那仆从咽了口口水,只怕眼前火冒三丈的大郎会迁怒于他,只得低声应了一句:“如今要怎么是好?”

邹霖只觉得满心怒火,却是无处发泄,咬牙坐在桌案前,他如今拿苏云娘是一点法子也没有了,拿休弃吓唬她,她就敢跟他闹到官府去,宠妾灭妻的名声他也担不起,不能为了这个毁了前途,可是和离……他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并不想放苏云娘就这么走了,至少不该是她自己要和离。可是老夫人却是日日催着逼着,过不了两个月也该去长安了,曹家那边也不好拖着。

“去把高福叫过来。”邹霖郁郁地吩咐仆从,到了这时候,他只能先把放妻书和陪嫁送回去了,想来那个女人只是一时糊涂,还会后悔的时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