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来时

凤来时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7:55:50

最新章节: 《大唐弃妇》最新章节...在此之前,苏云从未曾想过改变历史,她只是个小小的穿越者,占用了一个原本该委屈自尽的弃妇的身体,可是她的存在就是改变历史,她改变了苏云娘原本悲惨的命运,改变了李倓的命运,她相信在原本的历史上,建宁王李倓绝不可能娶了个弃妇,否则历史上会大书特书,夸张地表现出来,说这就是李唐王朝

第八章 扑了个空

马车上,苏云瞄了一眼对面坐着脸色铁青的王氏,她打自己出来,看见自己穿着的胡服,就变了脸,八成是跟昨天的事有关系,之前的涮锅水事件也是她闹出来的,看样子这位苏大奶奶是把自己当成眼中钉了。

王氏这会子也正憋着一肚子气,先前曹氏撺得婆婆把她支去邹家说合,凭谁也知道这一去准是赔笑说好话,还不一定能落个好脸色,要是没谈拢,回头还要被婆婆说,所有不是都在自己头上。这两天一向老实好欺负的云娘也敢顶撞她了,想要暗地里教训她一番,却还闹开来了,真是一个个都翻天了,都不拿她当苏家当家主母了!

那曹氏倒是会当好人还给云娘找几件不要的旧衣裳,连个无用的弃妇都要卖人情!她索性把这事说给烈性子的五娘知道,果然五娘把那胡服撕破了还跺了几脚,叫人给云娘送去,这下子看她们两个怎么得意!

谁料……她抬眼又看见那件刺她眼的胡服,也不知道是谁帮她绣成了这样,倒叫她出了风头去了!

苏云也不理睬她,自顾自打了帘子,看着马车外热闹的街市,推着小车沿街叫卖的小贩,打开门高挑着帘子的店铺,人来人往,喧闹嘈杂。这就是天宝年间的东都洛阳,苏云越看越觉得神奇,想不到她还能见到正版唐朝盛世。

“云娘你这是在做何?!还不快把帘子放下来,这叫人瞧见了,要说我们苏家全无家教,笑话了去!”王氏瞪着她,厉声喝道。

苏云不情不愿放下帘子,不过是看看风景,哪里就上升到没家教的高度了,算了,这些古人真是麻烦。

好容易马车摇摇晃晃到了邹府门前,王氏下了车,对苏云严厉地道:“一会子我与邹老夫人说,你去见邹大郎,好好求求他,想来他顾念邹苏两家旧情,也不会执意要赶你回去,别再胡闹,听见了没有?”苏云哼哼哈哈先应着,跟着她往里走去。

邹府的看门小童正倚在门上打着呵欠,见王氏带着苏云过来,吓得一骨碌爬起身来,如临大敌一般退了一步:“大……奶奶,您怎么……怎么回来了……”几天前,全府上下都看见这位大奶奶被塞进马车送回苏家去了,怎么自个儿回来了。

王氏堆满了笑,上前道:“有劳通禀一声,就说苏大郎媳妇求见老夫人。”

那小童瞪着苏云两个人,连忙道:“这就进去报与老夫人。”拔腿就走。

苏云抬头打量了一下邹府,高高的乌头门,青瓦灰墙,比起一旁低矮的民舍,这里倒是气派许多,连苏家都有所不及。果然是洛阳贵府,怪不得敢随意糟践人。

消息自然是送到了柳玉耳朵里,她一听苏云娘还跟着过来了,登时柳眉倒竖,狠狠道:“那个弃妇还有脸回来,难不成还想再求郎君留下她?”

紫云凑上前来,低声道:“那苏家大奶奶也来,怕不是要上门说情?”

柳玉脸色越发难看,她知道苏家与邹家可是故交,说不定还真能说动了老夫人,不行,好不容易把这个碍眼的苏云娘赶了出去,不能再叫她回来了!

“打发她们走,就说老夫人身子不好不便见客,郎君不在府上。”柳玉咬牙交代着。

紫云应下了,柳玉忙忙补了一句:“快些去,一会子怕是郎君要回府了。”要是让邹霖碰上了苏家大奶奶和苏云娘,只怕又会被纠缠住,若是碍着故交情面,点头应允了让那弃妇再回来,自己的苦心全都白费了。

看门的小童得了吩咐,这才出来,与王氏和苏云躬身道:“我家老夫人身子不好,不便见你们,郎君也不在府上,两位还是请回吧。”口气很是不客气。

王氏听了火冒三丈,邹家真是欺人太甚,好歹当初也是故交,如今登门却是连门都不让进,就让看门小童几句话打发走了,这分明是不给脸面。她咬牙恨不能上去骂上几句,奈何眼前只是邹家一个下人,若真是闹起来,只怕丢脸的还是自己,何况还要求邹家收留这扫把星。

她回头瞪了一眼苏云,转身气冲冲上马车去了,苏云原本以为今天是要明道明枪的跟邹家拍桌子谈判了,谁料邹家人压根不照面,叫她也有几分摸不着头脑,难不成邹家人还怕了自己不成?

如此也没有办法了,总不能蹲在门口等着吧,只好带着小巧转身回马车去了。

邹霖此时正从乡学回来,骑着马正进市坊,就见府门前停着架马车,一位穿着碧色胡服戴着胡帽身形姣好的女娘正登车,很快马车便走远了。

他只觉得那女娘的背影看着有些眼熟,瞧起来竟然有些像苏云娘。他不由地摇摇头,怎么会,她一个被赶出去的弃妇,怎么会还敢自己再回来。

“郎君回来了,”柳玉听了丫头通传,快些迎了出来,娇笑盈盈。

邹霖自她手里接过湃好的帕子擦了把脸:“方才是谁到府里来了?”

柳玉一僵,却是眉尖轻轻蹙起,低声道:“是苏家大奶奶带着姐姐上门,说是要见阿家。”

果然是苏云娘!邹霖一愣,想不到自己看的不错。

柳玉见邹霖没有开口问,倒是有些不安,只得继续说道:“阿家如今身子不好,要是见了姐姐哭闹起来,只怕更添了气,郎君也不在府上,妾斗胆做主,让他们说与苏大奶奶知晓,请她改日再来。”

邹霖微微点头:“如此也罢了,可还有别的话不曾?”

柳玉摇摇头:“不曾说什么。”她见邹霖一心想着苏云娘的事,撅起嘴腻在他身旁:“郎君,怎么一心都是想着姐姐,连昨晚应承妾的事都给忘了。”

“昨晚应承的事?”邹霖有几分疑惑。

柳玉靠在他耳边道:“不是说过了端阳节,妾陪着郎君去长安住上些时日么?”

邹霖却是有几分不耐烦,他去长安是去拜见曹博士,也是遵照母命去与曹家娘子订亲的,怎么能带了她去。也不知道柳玉是从谁口中听闻自己过些时日要去长安,前一夜里百般纠缠一定要跟了去,他含含糊糊不肯答应,想不到今日又来纠缠。

看她一副娇媚入骨的模样,他又舍不得让她失望,只得道:“我是去长安拜见座师,你若要跟去,怕是有所不便,只能将你留在邸舍。”

柳玉听他答应了,已是欢喜不尽,娇娇依在他怀里去了。

[bookid=2703462,bookname=《带着空间去修行》]